澳门线上赌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回复: 0

观察 | “上海之春”聚焦中国艺术歌曲,百年积淀有待“经典化”

[复制链接]

1536

主题

1536

帖子

525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54
发表于 2017-6-12 21: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腿脚受伤行动不便,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推掉了近期几乎所有演出,唯一舍不得推掉的,是5月5日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进行的《春思曲——中国艺术歌曲百年(一)廖昌永独唱音乐会》。他坐在轮椅上被学生推上舞台,换了一张指挥椅坐定,以赵元任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开场,一连唱了17首中国艺术歌曲。每首唱罢,掌声都经久不息。







站在舞台中央,廖昌永拉去了右腿的保护支架,一只脚穿鞋另一只脚着袜子点着地演唱完艺术歌曲《玫瑰三愿》。蒋迪雯 摄



?



艺术歌曲作为一种声乐体裁,起源于19世纪初的欧洲,中国艺术歌曲的创作也已有百年历史。廖昌永本场音乐会所唱的,都是上世纪20、30年代的中国艺术歌曲,如青主的《大江东去》、黄自的《春思曲》等。在中国艺术歌曲百年的历史中,不同时代有不同风格的中国艺术歌曲诞生,积累成一个艺术宝库。除了廖昌永,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杨小勇也在本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演了一场中国艺术歌曲独唱音乐会。此外,上海歌剧院“上海三大男高音”音乐会上,也听到中国艺术歌曲的绕梁之音。本届“上海之春”对中国艺术歌曲的聚焦,也引发了更多思考:今天,面对中国艺术歌曲的百年积淀,应当如何去挖掘、演绎和推广?如何促成“经典化”?



?



填补中国艺术歌曲研究的空白







杨小勇和意大利钢琴家亚历山德罗·阿莫雷蒂。陈玉麟 摄



?



并不是所有具备艺术性的歌曲都能叫“艺术歌曲”。迄今为止创作过30多首艺术歌曲的著名作曲家陆在易告诉记者,艺术歌曲作为一种音乐体裁,它的艺术特征和界定必须清楚。陆在易认为,艺术歌曲主要有4个特征:是个人情感的抒发,即使是表现集体意志,也是通过个人体验的方式完成的;歌词应是文学性很强的诗作,有些歌词则直接选自名家名诗;一般是为指定声部而作;伴奏乐器主要是钢琴,可谓歌声与琴声的二重奏。



上海音乐学院从事音乐理论研究的钱仁平教授则强调了中国艺术歌曲中词与曲的结合:“诗歌引导旋律走向,引发和声转变,促成句法多样,促进整体严密。在中国近代音乐史,特别是中国专业音乐教育与创作发展之初,就达到了音乐与诗歌水乳交融的美好境界。”



大约5年前,廖昌永开始着眼于中国艺术歌曲百年的梳理。在上海音乐学院,一个包含理论家、作曲家、歌唱家和钢琴家的团队被组建起来,专注于中国艺术歌曲的挖掘、整理和推广。上世纪20、30年代的精选作品已被廖昌永录成了唱片,沿着时间的线索,他希望能继续挖掘建国初期、改革开放后乃至近年来的中国艺术歌曲作品,共计划完成10张唱片的录制,对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作品进行较为全面的梳理和总结。在廖昌永看来,填补学术研究的空白,为演唱提供可靠的范本,都是将中国艺术歌曲“经典化”的过程。在这背后,是大量繁琐的工作,包括中国艺术歌曲概念的界定、脉络的梳理、标准的建立等等,每一项都不容易。



?



推动中国艺术歌曲新的创作







廖昌永携手钢琴家孙颖迪,带来中国上世纪20、30年代的经典艺术歌曲《教我如何不想他》《春思曲》《玫瑰三愿》《我住长江头》《问》等。蒋迪雯 摄



?



让陆在易感到遗憾的是,虽然百年来中国艺术歌曲积累了不少优秀作品,但近年来中国艺术歌曲的创作发展缓慢,他颇为忧患地感叹:“这个体裁几乎要消失了!” 陆在易认为,艺术歌曲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作曲家和音乐学院的学生注重交响乐、室内乐和歌剧等大部头作品的创作,而轻视艺术歌曲的创作。当年为了创作歌曲《我爱这土地》,陆在易前后打磨了两年。然而愿意投入这样的心力去打磨一首艺术歌曲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陆在易指出,艺术歌曲的创作难度并不低于创作交响乐或歌剧,它要求创作者有很深厚的文学修养和艺术修养。陆在易鼓励年轻作曲家能尝试艺术歌曲的创作。“艺术歌曲往往有较深的思想内涵。上个世纪20年代以来的中国音乐家们,通过艺术歌曲启迪大众,陶冶人心,难道现在的音乐工作者不应该将这项工作继续下去吗?”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教授伍维曦认为,交响曲和歌剧体量庞大,追求宏大的史诗性的美。而中国艺术歌曲则追求微妙情绪的抒写、追求深邃优美的意境,仔细品尝,韵味无穷。在艺术价值上,艺术歌曲丝毫不输交响曲。“中国艺术歌曲接续了中国古典艺术的文脉,有助于在今天继承文化传统,重塑文化自信。”



2014年,廖昌永曾在“上海之春”推出“风雅颂”范曾诗词艺术歌曲音乐会,汇集徐沛东、赵季平、孟卫东等当代作曲家以范曾诗词谱就的艺术歌曲新作,并录制成了唱片。这场“风雅颂”音乐会目前已经在许多城市演出,今年7月还将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廖昌永说,在梳理中国艺术歌曲历史脉络、总结艺术特征和规律之外,更要在此基础上推动新的创作,催生新的经典。



?



助力中国艺术歌曲走出国门







“上海三高”在上海之春登台,魏松(左)、石倚洁(中)、韩蓬(右)。祖忠人 摄



?



在本届上海之春《教我如何不想她——杨小勇独唱音乐会》上,钢琴伴奏是来自意大利的钢琴家亚历山德罗·阿莫雷蒂。阿莫雷蒂听完杨小勇唱黄自的艺术歌曲《玫瑰三愿》后说,这不就是舒曼吗?杨小勇说:“我把歌词的内容讲给阿莫雷蒂听,他很快就明白,并投入到音乐中去。虽然有国籍和文化的差异,但欣赏和演绎毫无障碍。”杨小勇还记得,他有一次在印尼演唱艺术歌曲《月之故乡》,一位在印尼出生的华侨听罢惊叹,原来中国有这么好听的歌曲。



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刚刚在“上海三大男高音”音乐会上演唱了青主创作的艺术歌曲《我住长江头》。如今活跃在世界歌剧舞台的他,在自己国内外的独唱音乐会上,无一例外总是以中国艺术歌曲开场。“中国歌唱家应当把演唱中国歌曲当做自己的责任,让更多人通过音乐了解我们的文化。”对石倚洁来说,唱好中国艺术歌曲并不比唱好西洋咏叹调容易,甚至更困难,因为要用声音去表现意境,去描绘诗情画意。但因为是用自己的母语演唱,石倚洁更加感同身受,更容易从发现音乐和歌词中许多隐藏的意义。



5月4日,廖昌永独唱音乐会前一天,指挥家叶聪来为廖昌永的排练把脉。当廖昌永唱到青主那首《大江东去》时,叶聪说:“开头再有力一点,‘大江东去’四个字,是要唱到纽约去的。”



已经把中国艺术歌曲唱到过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廖昌永,希望能继续推动中国艺术歌曲音乐会走向世界,从港澳台地区开始,再到华人聚居较多的东南亚地区,逐渐辐射至欧美。除了不断演出、不断言说、不断录制唱片之外,廖昌永认为,还应该推动中国艺术歌曲作为国际性声乐比赛中的指定曲目,为外国选手提供乐谱、录音范本和阐释,让外国选手都来了解和演唱。不仅要让中国艺术歌曲成为中国的经典,也要成为世界的经典。



?



(视频内容:廖昌永演唱《春归何处》 视频采制:蒋迪雯 题图来源:蒋迪雯 摄? 图片编辑:朱瓅)编辑邮箱:scljf@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线上赌博  

GMT+8, 2017-12-15 16:15 , Processed in 3.23234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5-2015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澳门线上赌博官方唯一指定网址

Comsenz Inc. 观察 | “上海之春”聚焦中国艺术歌曲,百年积淀有待“经典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